医学模拟学习经验——原位模拟还是普通模拟?

感谢天堰科技提供中文译文

所谓学习环境就是教与学,并对教与学产生影响。如果这也同样适用于医学模拟教学,最理想的教学地点就是在医院进行原位模拟(in-situ ISS)。有些老师确实在临床医院开展教学。或者,在实训中心为学生量身定做模拟教学。每天都有医学中心和医学院成立模拟实训中心。洛杉矶西达斯西奈医学模拟中心保真度很高,可用于紧急处理真实病患。但是搭建模拟场景(非原位模拟 off-site OSS)与真实临床原位模拟的学习体验到底有何不同。Sorensen 等人最近在哥本哈根进行了一项研究,试图来解释这一假设,即环境场合和保真度会影响各种形式的医学模拟教学,原位模拟是更有效的学习方法。

该研究的研究对象是25名志愿者,他们分为四组。这25人中有实习产科医生、助产士、顾问和实习麻醉师、辅助护士、手术室护士和护士麻醉师。整个试验包括两项:使用原位模拟和非原位模拟运行多学科病例:紧急剖腹产和产后大出血的处理。


Sponsored Content:


研究得出了若干有趣结论:

  1. 起初四个小组都明显对原位模拟很感兴趣,但随着进一步讨论,这种兴趣减少了。参与者根据自己的学习经验认为原位模拟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子,但随着对其他影响因子的认识,之前的认识也随之转变。
  2. 有些参与者认为,非原位模拟在小房间里进行,这里的东西摆放方式与原位不同,迫使他们从客观视角看到自己的工作流程。虽然这样增加了违背正常程序风险,但还是认为影响是积极的。
  3. 参与者强调,他们绝对更喜欢在团队中扮演自己平时胜任的角色。例如:
    1. “如果非得扮演其他角色,就有些讽刺了。”
    2. “人才是最重要的,地点次之(原位模拟参与者如是说)”
  4. 积极还是消极与模拟地点无关。例如:
    1. 其中一个积极因素是在模拟过程中身穿制服。
    2. “对于模拟人,我记不住它到底是个模型,还是个病人。当无法区分差异时,就意味着它很真实(原位模拟参与者表示)“
    3. 他们还认为,如果有人(不管是学生还是导师)在模拟过程中咯咯笑或开玩笑,这种行为严重破坏他们参与模拟的程度,还反过来影响学习成果。原位模拟和非原位都是这样。
  5. 原位模拟和非原位模拟的参与者都认为 debriefing 是模拟学习的一项最核心、最主要的积极影响因子。
  6. 参与者表示,专业间沟通、协作和团队合作能力得到提高。原位模拟和非原位模拟为自身行动和团队互动提供机会,让大家有机会观察其他同事的角色。深入了解了团队其他成员角色,发现任务结束比预期时间要久。
    1. “我一直在想,[…]每天我都可能为什么事儿感到沮丧。大家是一个团队,由许多细小的子过程组成。你知道别人在做什么,虽然未曾详细说明(原位模拟参与者)”。
    2. “又一次证明,必须同人交谈,看看彼此,说出他们的名字,要求他们做些事儿,然后观察他们是否真的明白你。因为这是我们团队合作的唯一途径。我们埋头于自己的任务(非原位模拟参与者)“。
  7. 虽然这两种经验都有助于改变组织实践,但原位模拟参与者提出了更多建议。

总体而言,本研究中的学习者没有发现原位模拟比非原位模拟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但有一点不同值得注意,那就是原位模拟确实就人员系统改进提供了更多建议。

这项研究中只有少数发现纳入到本次评估中。然而,对于需要参考本文的人来说,整篇文章是很好的资源,解释了为什么原位模拟或非原位模拟是培训员工的绝佳方法,尤其是培训跨职业教育。

本文特邀作者是洛杉矶港口学院的 Kim Baily 博士、护理学硕士、注册护士兼任洛杉矶港口学院协模拟教学调员。在过去15年中,他开发运行了很多教学模拟项目,目前担任南加利福尼亚模拟合作协会主席。


Sponsored Content:


分享您的模拟资源和信息!

了解关于本文更多信息!


Sponsored Content: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