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虚拟现实是医疗界的“新现实”

感谢天堰科技提供中文译文

《福布斯》最近报道了医疗行业虚拟现实(VR)技术的使用情况。时值我们正出席在纽约新学院大学帕森设计学院举办的“创新游戏节”,我们坚信虚拟现实技术会是未来医学模拟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福布斯》特别报道了新虚拟现实技术软硬件平台为医学模拟教育带来的各项进展。

《福布斯》文章节选:


Sponsored Content:


Isobar 数字公司为例。它们设计的游戏……至少某种程度上……让玩家亲身体验视网黄斑变性或青光眼等视觉障碍,如何限制人类行为能力的(例如,坐在轮椅上)。从前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比如购物,就变得不那么容易了。克里斯蒂表示:“此款游戏不仅有助于增加同理心,还能帮人确定需要什么样的治疗和协助。”

另一个例子是 Kognito 公司设计的医学模拟游戏。《移动医疗》杂志这样写到:在游戏中,你可以跟吸毒儿童、有心理问题的学生、试图自杀者、拒绝服药的患者进行交谈。Kognito 创始人兼 CEO Ron Goldman 表示:“通过跟虚拟或动画患者交谈,玩家能亲身体验严格的医治流程,从而提高诊疗技能和医生治疗信心,有助于日后临床工作。”

医学模拟教学是虚拟现实技术最直接的应用。越来越多专业医疗人士和教学专家对利用游戏补充和加强传统医学教育的理念持开放态度。传统医学教育可能会出现两个极端:直接病人接触和传统书本授课学习。前者受患者的限制。后者则过于乏味,与现实脱节。BreakAway Games 游戏公司战略合伙人,Serious Games 游戏公司副会长 Jenn McNamara 表示:“医疗领域专家不仅对利用电子游戏进行教学培训和评估感兴趣,还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在游戏验证上,他们的行动很振奋人心。据我的预计,未来十年内将有一场重大变革,我们会目睹医疗领域采用游戏设计程序。”

虚拟现实技术和电子游戏的确可以从很多方面改变医学健康教育。BreakAway Games 游戏公司一直致力于与合作伙伴开发医学模拟平台,他们开发的儿科模拟游戏可以教授和评估七个不同儿科急救情景(过敏、支气管炎、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呼吸衰竭、癫痫、休克、室上性心动过速);“USC 标准化病人工作室”高度模拟医院诊室,能问诊很多各式各样的患者。屏幕上的“虚拟患者”数之不尽,这种情况像极了真实的临床互动。


Sponsored Content:


但是,妨碍虚拟现实技术在医疗领域发展的最大障碍是什么?可能是人们意识不够,接受度不高和投资不足这三个原因。并不是每个医疗人员都能意识到虚拟现实的巨大潜力。医疗领域采用新技术或新教学方法的速度可能会很慢,尤其是需要前期投资的情况。此外,正如 Pollack 所说:“要平衡处理商业、医疗和社会影响、创新发现之间的关系。很多游戏开发商正和具备充分生产预算的产业竞争。”目前看来,开发第一视角射击游戏和出产游戏续集似乎更简单,收益也更高(截至2016年,游戏“超级玛丽”已经开发了119种版本)。

怎样让医学虚拟现实游戏像“超级玛丽”和“大金刚”那样成功?倾注更多资金在游戏开发上,让人们看到,甚至接触到虚拟现实的巨大潜在价值。上世纪七十年代人们提出想玩“迷宫追逐”类的游戏,到了八十年代,日本南梦宫公司就开发出了“吃豆人”一款能让人玩一下午的赚钱游戏。但是,现在的情况可跟以前不一样。人们对这样的“新事物”趋之若鹜,拥有广大市场。如今,风险投资商可能对投资回报低的产业不感兴趣。然而,我们还是可以寄希望于像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防部、医疗实体企业和天使投资等这样的投资机构,他们不单纯只关注快速投资回报率,可以引领虚拟现实“新革命”。


Sponsored Content:


Leave a Response